木影੧ᐛ੭

世人皆醉我独醒

八周年
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生命里
我会一直等下去
就算要等一辈子
也会一直等着你们回来❤

同人文的真相

Lady Myth:

怀光:



句句扎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送给每一位写作者

EE⭕️⭕️:

你可以写空谷与丛林,你可以写夜空与星星,你可以写河流与大海,你可以写花开和败落,可是你要在文字中,透出真正的自然的气息。
你可以写战争与集中营,你可以写霍乱与经济萧条,你可以写枪与子弹,战斗机与大炮,可是写流血的历史并不是带感,而是要反思,要去面对它们。
你可以写爱情,你可以写拥抱与亲吻,你可以写相爱与分手,你可以写争吵与占有欲,可是你要明白,爱情这东西,不仅仅只是快乐与悲哀。
你可以写性与血,你可以写深夜蹦迪,你还可以写喝酒抽烟与赌马,你甚至可以写那些违法的东西,可是你并不是觉得他们是用来凑成美学或者耍酷的,那只是一种生活状态,而且你要明白这种生活不能永远持续下去。
你可以写心理疾病,你可以写身体上的残疾,你可以写失意与绝望,你可以写孤独,可你要写出感情来,并不是用一个笼统的形容词来概括,他们存在于动作话语与和主人公看到的世界中。
你可以写变革与政治,你可以写校园暴力与枪击案,你可以写你不满的那些,可是你要反思,不是单纯抱怨。
你可以写男人与女人,你可以写青年与老人,你可以写孩子,你可以写任何职业的家伙们,可是你写的得是真实的人,他们都活着,活在某个地方。
你并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在写作,你并不是为了写故事满足自己而写故事,你要写人,写感情,你要观察,你要思考,你要不仅仅为了自己写作。
你可以在写作时情感崩溃,你可以扔下笔大哭一场,蒙着头躲进被子里,甚至睡一觉。可是当你的情绪平定下来,抹抹眼泪,坐直了,抚平了纸面,你得再一次拿起笔来。
更重要的是,你一旦开始了,就永远永远不要说放弃。

【贾尼】When you are old

    “Sir,运送一周前预定的香槟的飞机已经在肯尼迪国际机场降落,大概两小时之后就能送到大厦。”
    躺椅上的男人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请柬已于昨天上午发出,目前只有Mr.Odinson和Mr.Laufeyson联系不上,其他人都确定了将会出席。”
    他睁开眼,嘴角微微上扬。午后金色的阳光浸过他每一寸裸露的皮肤,微风拂过,小臂上的浅色绒毛倒向同一个方向。
    “此次共有一百七十五家电视台、报社或杂志社想要派记者来,按照您的要求,都被我一一回绝了。不过,这可不像您的作风。”
    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无法看出隐藏在棕发间的几缕白发。拿起三十多年前的照片,会发现这位躺椅上的先生与那个沙漠中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在容貌上并无多大差别。
    “您喜欢的那家餐厅同意在您生日当天派三位主厨制作生日宴。合约已经签好了。”
    焦糖色的眼睛里是一片星空。而那闪烁发亮的星星,每一颗都代表他参加过的一场战斗、受过的一次伤。
    一旁汇报的金发管家俯身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关于您的六十五岁生日宴,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哦,当然,”棕发男人偏过头,扯住管家的领带,笑吟吟地看着陪了他近五十年的恋人,“别再想着像以前一样只在宴会开头露个面就玩失踪。换上你最好的礼服,陪我好好过个生日吧。”
    金发管家无奈地笑了。
    “好的,Sir.”
    Tony Stark吻上他的爱人。
    “我爱你,Jar.”
    “我也爱您,Sir.”
  
  
  
 
 
 
 
 
灵感来源于叶芝的When you are old.
一直在想,如果他们没有遇到那些生离死别,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做着拯救世界这份工作,到了一定的年龄,把任务交给继承人,过普通的老夫老妻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个人比较接受Tony把战衣交给Harley】Harley和红女巫、小虫一起撑起年轻一代的复联。盾冬抛下过去隐居在瓦坎达偶尔出去旅游,锤基一起环游宇宙去到儿时记忆中的地方,寡姐在神盾局里做些闲职,绿胖找了个大学当教授,肥啾回到了家中。
贾尼住在复仇者大厦,守护着这个任何复仇者累了就可以回的家。
没有阴阳相隔的悲伤。
只有牵手夕阳的幸福。
 
好吧。只是美好的幻想罢了。
 
 
 
【附】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ll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奇异玫瑰】直到时间的终点

>>>来自萌新的渣作

>>>重度ooc注意

>>>BE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Everett再一次见到他想要与之度过一生的人,是在一年半前的纽约。

那一天的纽约没有阳光,厚厚的云层塞住了高楼之间的夹缝,街道上阴沉沉的,让路人有一种到了夜晚的错觉。

那一天,子弹穿透了Everett的腹部和小腿,他清晰地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这不是他第一次尝到中弹的滋味,但却是头一次这么绝望——比当年外星人入侵纽约大肆杀戮还要绝望。六个臭名昭著的通缉犯扛着从黑市买来的大批杀伤性武器,一步步逼近Everett和他的同事。

随行的四名特工只剩下一个还活着,而且身负重伤昏迷在地。

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索性用一只手撑着上半身,另一只手抬起还剩两发子弹的手枪,对准了迎面走来的一名通缉犯。他看见对方也抬起了手中的枪——

那个人仿佛天神降临般挡在Everett身前,红色斗篷“飒飒”作响,颈间挂着一个眼睛造型的金色项链,手中是有着复杂而绚丽的花纹的金色法阵。指尖轻动,通缉犯便已被束缚在地。

他侧身远去的样子深深烙在了Everett的脑海里。斑白的鬓角,贴身黑色长袍,还有那双有意藏在斗篷下却止不住微微颤抖的带着疤痕的手。

那一瞬间,在Everett眼中,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Everett Ross出生在纽约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在学校里度过了平凡的童年和青春期,大学毕业后在军队里当了一个空军飞行员,退役后成为了一名CIA探员。

年至四十,未婚,连朋友也没几个。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沉默寡言,对社交提不起一丝兴趣,更没有多少人愿意主动接近这个表面高冷的探员先生。

平淡无味的生活啊。

死神总是一次次带走为数不多的进入他的世界的人。在他刚刚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时候,他的父母在一次恐怖袭击中遇难[多年以后他总会打趣地说死神掐时间掐得真准]。在他20岁那年,遇上了一个叫Mary的女人,他们热恋了3年。就在结婚的前一周,Mary被杀手的一颗子弹穿透了心脏身亡,然后他发现他的未婚妻竟然有着不可告人的过往,她的曾经为她身边所有的人带来了无法预料的危险。

从那以后他一直孤独的活着,每天像是个机器人一样重复着同样的事。接到上级的任务,出任务,通常情况下要开上几枪,然后结束任务,回家。

但是他遇到了Dr.Steven Strange。

 

 

 

那次任务后局里给了他半年的假,一是为了养伤,二是为了给这个尽职尽责了十多年的探员一些额外的奖励,当然,他的上级们更希望这个长假可以为CIA模范电杆队队长带来一点脱单的希望。

他腹部做了手术的伤口好的很快,但腿上的伤要养很久。

住院期间那个秘术大师来过一次。这天他只是穿了一件深灰色的长袍,没有披披风,也没有戴长得像《指环王》中索伦的大眼睛一样的金项链。

Everett不知道他怎么找到他所在的医院的,他似乎会魔法一样——不对,他本来就是魔法师。

Everett一直十分惊讶于Dr.Strange的特殊能力。他不是没见过像他那样的拥有神奇力量的人——毕竟索科维亚一役他也是参与了战斗,亲眼看见Maximoff家的红发小女巫团灭了方圆十米的机器人——只是第一次与他们中的一位走的这么近。

“我住在曼哈顿布利克街177A号。”秘术大师的声音将小探员从恍惚中拉回来,“呃……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来找我。”他注意到探员先生眼中的惊讶神色,又加了一句。

“好。”探员笑了。他发现这位长脸的魔法师先生的止痛功效比吗啡好得多。

 

 

 

“Strange,你以前不会去掺和那些什么特工啊探员啊的破事。”Wong一脸严肃地盯着宽大真皮座椅上的Steven Strange,后者捧着一本厚厚的、纸页泛黄的古书,一边惬意地品着伯爵红茶。“而且你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还溜出去过几次。是因为那个探员吗?古一的头发啊,我们的至尊法师要恋爱了?”

“别瞎说,Eye Of Agamotto is watching you。”Strange翻了个白眼,“只是突然觉得他很眼熟罢了。”

“那你们估计上辈子就在一起了,”Wong眯着眼坏笑着,“甚至是上上辈子,或者上上上辈子……”

“闭嘴,Wong。”忠诚的红披风向Wong飞去,很听话地捂住他的嘴。

 

 

 

两个半月后Everett基本上可以自己走动了。从康复中心回来后,他想起Dr. Steven Strange的邀请。

回到家中,换上一身最好的衣服,刮干净胡子,跑到楼下的理发店去理了头,再向身上喷了点古龙水后,他向布利克街奔去。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疯了,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的大学校园舞会前,费尽心思打理自己只为博Mary的一次回眸。

等到真的到了门口他开始后悔了。自己就像个冲动的青春期毛头小子,被只见过两面的男人吸引,毫无顾忌地主动跳进深渊之中。他有了回去的念头,可事情却没有如愿以偿。

“Ross,直接进来就好,门没锁。”古老的雕花木门里传出Steven低沉的声音。Everett脑子一热不再犹豫,推门而进。

他愣住了。

头上是琉璃的半透明天花板,用黄金镶嵌着他看不懂的符文。低头,古老的大理石柱撑起至圣所的主体,就算被岁月侵蚀了百年,上面的花纹依旧清晰可见。一排排长长的木架靠墙摆放,年龄在500+的器具和书籍不知道在架子上躺了多久,上面早已落满了灰尘。地面的花纹与天花板相似,阳光落下的细碎光斑洒满地面。

“这……”Everett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

“欢迎来到纽约至圣所,Ross。”Steven站在楼梯的尽头,微微一笑。Everett仰起头看着他,“这是你住的地方?”

“算是吧。”Steven淡淡地说,转身朝昏暗的房间深处走去。

  “上来吧,Ross,茶已经泡好了。”

  

 

 

  他们就像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从艳阳高照聊到繁星满天。当然,其实他们内心深处都希望不止于朋友。

  Everett悄悄地打量起身旁的至尊法师。仿佛是上帝亲手雕刻他的脸,每一刀都清晰可见,带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牢牢地吸住了玫瑰先生。他的眼睛很好看,翡翠石的绿色,闪着光。

  他为什么这么迷人……

  “Ross?”

  “嗯?”他回过神,发现至尊法师同样也注视着他。

  “我们一起去旅游吧。反正你还有三个多月的假期。”似乎有些唐突。

  Everett差点把手中19世纪的陶瓷茶杯摔在地上。“我们才刚认识,就要一起旅游?”

  “有问题吗?”Steven微微偏头,目光与Everett相遇。

 

 

 

  Everett还是低估了Steven Strange的能力。第二天清晨,当他带着一个巨大的黑色行李箱再次出现在纽约至圣所,至尊法师笑出了声。

  “笑什么?”他抓了抓自己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一头雾水。

  “不需要带这些,我们晚上要回来住的。”

“什么?但是,你不是说要去埃及的吗?”

  至尊法师两指在空中轻轻一划,一道光圈凭空出现,向内望去,俨然是另一个地方。

  “跟我来。”

 

 

 

  三个月的时光好似白驹过隙。

  Everett Ross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可以与他爱的人一同站在高山之上俯视人间之绝美风光。他已经向自己承认了他喜欢这个有一点神经兮兮的至尊法师。他很喜欢这种心有所属的感觉,这让他觉得他还没有老去。

  他可以感觉到法师对他有同样的感觉。当他们坐在高高的寺庙顶上看夕阳拖着疲惫的身子爬过一座座山头时,法师总是会不时地回头看他一眼,翡翠绿的眼里是快要溢出的温柔。

  在伦敦的街头散步的时候他们确定了关系。“我们都想有个伴侣。”Everett装做不经意间说道。“那你觉得我怎么样?”Steven眼里闪烁着笑意。“还行,凑合。”Everett傲娇的样子让Steven笑得更欢了。

  Steven指着面前被树荫遮蔽的小路,“从帕丁顿穿过去,再走一段路,就是鼎鼎有名的贝克街了。去看看吗?”“当然。”

  但是他们的关系却停滞在这一步了。从未有过肢体接触,没有拥抱,没有接吻,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Steven从未对他说过“我爱你”,也没有让人小鹿乱撞的情话。可能至尊法师修炼到这一步,已经毫不在意这些了吧,Everett安慰自己道。但是他多么希望他们可以像普通情侣那样,就算没有月下的缠绵,睡前的一个晚安吻也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更让他心痛的是,Steven从来只称呼他为“Ross”,从来不会叫他的名字。

  一直没有他所期待的。不过这样也好,欲望少一点,得不到带来的失望也就少一点。

  我已经很幸福了。Everett和他的法师坐在阿拉斯加的雪地上等着极光时,他想着。

 

 

 

  早就接到了上级发的短信,明天就该回去工作了。Everett跟在至尊法师身后走出光圈。

  “Steven,明天我就要回去工作了。”他牵动了一下嘴角,想挤出一个笑容,却没有成功。

  “我知道。”

  Steven背过身。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谢谢你,Ross。”

  他还是称乎我“Ross”。Everett有些难过。“应该谢谢你才对,Doctor。”

  “不,不……不……”Steven忽然像是疯了一样来回走动着,嘴里还一直念叨些什么。他又突然停下脚步,从身上摸出一样东西递给Everett。

  “这是悬戒,虽然你无法打开空间通道,但是你戴上它,心里想到我,我就会知道。而且它还可以保存一定的信息,”他顿了顿,“只不过需要特殊的方法。”

  “谢谢。”他接过悬戒。

  但是他决定永远不带上它。

  他很快就要回到曾经的生活了。这三个月像梦一样,美好,但是却伸手而不可及。他只是个探员,没有超能力,没有高科技武器,但是Steven呢,他可是现实世界的守护者,以一己之力保护这个世界。

  他们本来就不是同一类人。

  更何况,在经历了这么久之后,在Everett眼里Steven只是把他当做朋友。

  他决定从梦中抽身出来。

  他会把他作为记忆的一部分,可能,不过几年,就随着其他繁琐的记忆一同流走。

 

 

 

  一年了。

  Everett从来没有再回到纽约至圣所,就连放假的时候也没有。悬戒被他压在了储物箱的最底下。

  但是当他看到办公室巨大落地窗外闪烁的金光时,他总会想起他,虽然窗外只是LED广告牌在闪烁。

  他无时无刻不想着他。但他没有戴过悬戒。他不想打扰处于不同世界的他。

  纽约上空出现Q字形飞船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心很慌,像是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没过多久,瓦坎达被多艘外星飞船包围的消息传来,他身边的同事一个个化为灰烬……

  突然很想哭。

  他把眼泪憋回去,告诉自己:“他那么强大,一定不会有事。”

  他跑回家,拿出了那枚悬戒,紧紧抱在怀里。

  动用了一切资源,他争取到了紧急飞往瓦坎达的飞机上的一个座位。看着飞机穿梭在云间,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会有事吗?

  瓦坎达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四周的外星飞船全部都撤走了,又飞来了一艘蓝色红色相间的飞船。

  舱门打开,Nebula扶着重伤的Tony Stark走下来。Everett听Banner说了Steven一直与Tony待在一起,没看见Steven下飞船,他慌了,不顾一切挤开人群冲上去,对着Tony急切地问道,“Steven呢?他在哪儿?”

  然后他看到了Tony焦糖色眼睛里的悲伤与绝望。

  “他消失了。和他们一样。”

 

  Everett Ross感觉天塌下来了。

  他一个人跑到瓦坎达的树林里,望着天空,想要放声大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突然很后悔这一年都没有联系他。

  原本有一个人不顾一切走进了他的世界里,但是他却没有抓住。他自己选择了放弃。

  现在,他的世界里又只有他一个人了。

   

  不知不觉摸出了悬戒,他将之戴到了手上。

  像是一股电流从手指传到大脑皮层,他打了个激灵。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

“我爱你,Everett。”

“直到时间的终点。”

你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
生日快乐,我的天使。